中央及外地驻津记者联系会

“愚民”与“愚君”

文章来源: 大发麻将 时间:2012-10-12 17:01

京剧《 三堂会审 》里,透露出不少官场世故。钦差大人王金龙把昔日冶游的自己比做前辈某贤人,一听下级说“比不得”,便恼羞成怒说:“比得!比得!比得!”红蓝袍赶紧互相挤眼儿,说:“王大人说比得就比得!”这种上级以势压人,下级故做听话的情形现在还有没有呢?

去年《 半月谈 》刊登评论指出,在一些地方“家长制”、“一言堂”还很流行。某些党员领导干部把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,搞一言九鼎、绝对领导,独断专行、权倾一方。河南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,在全县干部大会上公然放言:“你们要和县委保持一致,县委是什么呢?县委就是县委书记。”要全县人民都和他杜某人保持一致,这显然是荒谬的。上世纪的“大跃进”、“放卫星”大面积地说胡话,就是一场上压下、下欺上的悲剧。我国古代思想家荀子曰“从道不从君”。唐魏征在太宗赐诗“疾风知劲草,板荡识忠臣”时,便说:“作臣子的对人君言听计从,忠贞不二,乃忠臣也;犯颜直谏、匡正人君过失者,乃良臣也。臣,愿作良臣。”这是一个很深刻的界定。忠于职守,一切行动听指挥,方能令行禁止。但唯唯诺诺“顺杆爬”,不顾实际瞎起哄,不过是愚忠愚孝,敢于实事求是、犯颜直谏才是赤子之心。封建时期那种“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”的君主,对下边实行“愚民政策”,岂知下边也不跟他动真的,鲁迅称此为“愚君政策”。“上有好者,下必甚焉”,恶性循环。

古希腊先哲苏格拉底说:“上天赐人以两耳,但只有一口,欲使其多闻、多见、而少言。”当领导的一定要有容人之量,学会倾听。绝不能一听逆耳之言,便翻然做色。这样的人是成不了大事的。历史上从周幽王到殷纣王,从秦二世到隋炀帝,莫不是因钳人之口而一败涂地。真正聪明的领导,对拍马屁的人心生厌恶,他知道这是个小人,且“拍马”者必想“骑马”。相反,对那些“不唯书、不唯上、只唯实”的下级心生敬爱,这样才能“上下同欲者胜”。1月8日《 团结报 》载,近日温家宝总理曾问三峡工程总指挥:“谁对三峡工程贡献最大?”这位总指挥答道:“反对建三峡工程的人”。三峡工程举世罕见,具有防洪、发电、航运诸多重大作用。从1954年至1958年就有专家建议修建三峡工程,当时大跃进热潮已兴起,毛泽东也急于要上这一工程。但当时任水电部副部长、曾做过毛泽东秘书的李锐,根据自己掌握的确凿数字,反复论证,指出当时这一工程弊大于利,单是修筑拦洪大坝,就要移民100多万人。这是当时国力所无法承担的。毛泽东听了李锐的面陈,看了他写的文章,即宣布三峡工程“以后再说”。潘家铮院士曾向三峡工程论证过程中的“反对派”致敬,他认为:如果在1958年浮夸之风中三峡工程上马,很难想象会是什么样的后果。

可见,报忧有时是胜于报喜的。在求真务实中,“千士之诺诺,不如一世之谔谔”。在三峡工程上,当年李锐的直陈和毛泽东的采纳,不都是值得我们再三玩味的吗?


分享到:


责任编辑:陈英

相关新闻>>
热图推荐>>
版权所有 大发麻将 电话:022-23859575